白楊網
登錄

今日推薦

張晶?:以美感的神圣蕩滌畸形審美

來源:中國藝術報 ?? 2021-09-07 ??作者:張晶 瀏覽量:10

關于當前流行在青少年中的“飯圈文化”及娛樂圈的某些亂象,已經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與警惕,中宣部等五部門聯合印發《關于加強新時代文藝評論工作的指導意見》中嚴肅指出:“不唯流量是從,不能用簡單的商業標準取代藝術標準。”中央網信辦又發布了《關于進一步加強“飯圈”亂象治理的通知》,有針對性地制定了“取消明星藝人榜單”等10項措施,全面加大了監管力度。近日,中宣部印發《關于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的通知》,特別指出流量至上、畸形審美、“飯圈”亂象、“耽改”之風等新情況新問題,嚴重污染社會風氣,將集中開展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,特別提到要“發揮文藝評論作用,引導正確審美”。

各大媒體紛紛發表文章,對流量至上、畸形審美、“飯圈”亂象、“耽改”之風等進行批評,呼吁塑造新時代審美風尚,給青少年以正確精神引領。現在要思考這樣一個問題:“飯圈文化”等亂象,給青少年的價值觀、審美觀造成的誤導,應當如何扭轉?如何還青少年的心靈一片明朗的藍天?監管與整治十分必要,而且要一管到底,舍此走不完最后一公里!與此同時,通過教育與引導,形成新時代的審美風尚,使青少年普遍有著健康的、理性的價值觀和審美觀,方能廓清“飯圈文化”給青少年心理上帶來的負面效應,肩負起時代賦予的偉大歷史使命!

對于中國的未來而言,對于中華民族的復興大業而言,青少年就是我們的全部!中國共產黨帶領著中國人民走過了艱苦卓絕而又偉大輝煌的一百年,現在站在新的一百年的起點上,以不可阻擋的步伐邁向偉大復興。不懼風雨,頑強拼搏,敢于擔當,樂于奉獻,這是偉大事業的繼承者不可缺少的品格!英雄模范人物可以成為引領時代的風向標,但是一代人的精神風貌,一代人的歷史責任,一代人的理想信念,是要絕大多數人共同踐行才能形成的。

“飯圈文化”亂象使青少年的價值觀、審美觀、人生觀,都發生了嚴重的扭曲與偏差。若干頂流明星,德藝不佳,甚至悖逆社會公德,行為失范,卻被粉絲盲目追捧。“明星”一夜暴富,成為粉絲的“偶像”。這些“偶像”卻成為粉絲的人生目標,成為粉絲的審美標準。“飯圈文化”的低齡化、社群化、極端化等癥候,對于青少年的價值觀和審美觀所造成的誤導,已經到了必須扭轉的程度!

這里說一下審美觀的問題。如果認為審美觀是可有可無的,那就大錯特錯了!審美觀應該是個體化的,但是如果形成了彌漫于很多青少年之間的風氣,那就成了“傳染病”。“飯圈文化”對于青少年審美觀的影響是嚴重的、負面的,造成的是青少年審美觀的畸形發展,而且是非理性的、極端的。我們當然并不是主張單一的審美,絕不是要搞成“萬馬齊喑”的局面,提倡審美的多樣化是必要的;而由娛樂平臺、資本運作帶動的粉絲審美,則恰恰是單一的、病態的、畸形的。將那些只有顏值而無德行的偶像當作美的極致頂禮膜拜,不問是非,“飯圈文化”在審美觀上呈現出的是極端的非理性。那些“娘炮”,那些“耽美”,缺少的就是正大剛方之氣、泰山青松之姿、慷慨激昂之風。如果僅是某一個人的審美取向,當然無可厚非;但是如果任其彌漫于數量驚人的青少年的心靈之間,流行的必然是病態的審美風氣,這是與我們這個時代格格不入的!

審美是以感性的形態發生或者說以感性的形態進行,這是沒問題的;但如果認為審美可以離開理性而存在,那么筆者是不予認同的。在審美中,理性是內化于感性形態之中的。如果完全以“非理性”來認識審美問題,就會帶來偏差,走向極端。美必然與真、與善同行。真善美的一體化,無論在中國,還是在西方,都是審美的題中應有之義!

哲學家張世英把人的境界分為四個層次:最低的是“欲求境界”,也即滿足個人生存所必需的最低欲望;第二個境界是“求實境界”,人有了自我意識,不再滿足于最低的生存欲望,而是進而要求理解外在的客觀事物(客體)的秩序——規律,這種要求是一種科學追求的精神,也可以說是一種求實的精神;第三個境界是道德境界,人們領悟人與自然之間的相通,也領悟了人與人之間的相通,也就是“萬有相通”,很自然使人產生了“同類感”,從而產生了道德意識。第四個境界,則是道德境界的極致,開始進入第四境界,即“審美境界”。審美境界包含道德而又超越道德,高于道德。張世英先生的觀點未必能在美學界定于一尊,但我認為是大有道理的。至少它說明了:一、審美對于人生來說是非常重要的,而非可有可無的;二、審美并非只是感性的,而是包含著道德與理性的內涵。

再談一個觀點:美感應該是具有神圣性的。這個觀點在中國美學和西方美學都曾不斷出現。孟子講“充實之謂美”“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”“大而化之之謂圣,圣而不知之之謂神”。這當然是一種神圣感。孔子講“盡善盡美”,美與善的一體化,是有神圣感的。孔子還說“里仁為美”,而在儒家思想中,“以天地萬物為一體”,是仁的本義。王國維以境界為美,而境界也是具有神圣感的。古希臘的大思想家柏拉圖將美的理念分為三個層次,第一是“和諧”,第二是“智慧”,第三是“至善至美”。德國古典哲學的開山人物康德的名言:“燦爛星空在我頭上,道德律令在我心中”,也是意謂著美的神圣性。在美學原理中講審美范疇時,總是以“崇高”作為第一個審美范疇,足見“崇高”在美學中的重要意義。曾有一個現象,是娛樂界和流行文化中對“崇高”的消解,在后現代主義的某些觀念中,“崇高”也成為被摒棄的對象。事實上,抽去了崇高感,審美就會走偏。社會就會充斥著物欲,人的價值觀就會失范。真正的美感,是一定具有神圣性在其中的。完全去掉了神圣性,往往是一種審美的矮化、淺化、卑瑣化。

我們這個時代是了不起的新時代!它需要一種健康的、向上的、充滿朝氣的審美風尚。想想“盛唐氣象”吧。正是盛唐氣象那樣一種包容而陽剛的審美風尚,才能與中國歷史上那樣一個巔峰的時代匹配!“飯圈文化”給我們帶來了什么樣的審美?一言以蔽之:畸形審美或病態審美。在那些盲目的粉絲眼里,偶像是他們的審美標桿。而無論這位“偶像”是強奸還是偷稅漏稅,都是他們追捧的對象。這樣的審美觀已經與我們這個時代無法相容了,它產生的完全是負能量!我們必須全方位地樹立、激揚與我們的新時代相適應的審美風尚,調動學校的、社會的一切美育方式,使青少年們有健康的、積極的審美趣味,從感情上、從本能上,就對那些坍塌的“人設”產生厭惡感、丑陋感。使青少年們都愉悅地、欣然地接受那些健康的、充滿現實精神的美!

美感的神圣性也許并非一個大家都熟悉的命題。而一些著名的美學家如張世英、葉朗、閻國忠等明確地加以提倡。筆者認為,美感的神圣性在美學的歷史源流中古已有之,同時,更有現實的印證!我們俯仰星空,我們放眼大好河山,我們聆聽穿越時空的鋼琴曲,我們欣賞中外繪畫經典作品,我們凝望為國奉獻的英模,我們仰視巍峨而壯麗的建筑,又怎能不感覺到美的神圣?我們更應該大力倡導審美中的崇高,崇高是我們這個時代審美的主旋律!站在新的一百年的起點上,我們要歌大風、唱金縷,背負著時代和人民賦予我們的歷史責任,既仰望星空,又扎根大地,卓絕奮斗,黽勉前行!美的神圣,美的崇高,是我們的審美觀中不可或缺的。

新的一百年,青少年當然是主角。“飯圈文化”使人扭曲,使人極端,這對我們這個時代是一股邪風。審美觀的走偏是必須糾正的。畸形的、迷失的審美,會使我們的事業面臨后繼無人的危險,想想就不寒而栗!

審美風尚并非被動的,是靠我們創造的。風尚要引領社會。讓我們一起來創造健康的審美風尚,以審美的神圣性來蕩滌那種畸形的病態的“審美”。


(編輯:曹琬晨)
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信
中國傳媒大學官方微博
男女啪啪120秒试看免费